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《篇睚眥必報》 第47章

26

《篇睚眥必報》免費閱讀!這本書是趙懿創作的一本言情,主要講趙懿蘇淺淺的故事。講述了:...《篇睚眥必報》第47章免費試讀

妙音真人給趙懿送聖旨的時候,冊封詔書同樣送到了死牢。

來宣旨的是兩個宮廷內侍。

冊封儀式冇有儀仗隊,冇有鳳冠霞帔,甚至就連太子妃的大禮儀都冇有送來。

死牢的獄卒提前收到了訊息,恭敬的在門口列隊等候,結果就看到形單影隻的兩個小內侍,所有人頓時麵麵相覷。

之前拿了蘇長遠好處的黃二反應最快。

他看見越來越近的兩個內侍,連忙招呼其他同僚道:“快,關大門,開側門迎接!”

這話一出,所有人臉色同時一變。

皇帝聖旨傳召,不走大門,從側門進。

他們有幾個腦袋都不夠砍的!

黃二見同僚不動,心中大急,也不管那麼多了,直接衝到門口將用力將大門關了起來!

他的速度很快,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時候,大門已經關上了。

有幾個跑過去想把門推開,結果黃二在裡麵把門閂插上了,根本打不開。

就在這時,傳旨的內侍走到了近前。

黃二剛好將側門打開。

兩個小內侍對視一眼,徑直從側門進去了。

黃二見狀,頓時長舒一口氣。

其他人全都圍了上來,七嘴八舌的詢問黃二什麼情況。

黃二擺了擺手,心有餘悸道:“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,先進去把那兩位伺候好再說!一會兒都機靈點,到裡麵什麼都彆說,這次的事非同小可,搞不好要掉腦袋的!”

死牢的獄卒都是人精。

剛纔事發突然,一時間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此時等到看見小內侍是從側門進的,他們要還不知道意味著什麼,這麼多年就白混了!

牢頭在黃二的肩膀上拍了兩下,心有餘悸道:“還是你小子機靈,要不然咱們這些人還真要倒黴了!哥幾個欠你個人情,等到下差了,我們請你去四海酒樓喝酒!”

冊封太子妃是大事,應該滿朝文武慶賀纔對。

結果就隻有兩個內侍來宣旨。

顯而易見,皇後對這個太子妃並不滿意!

隻是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,又不得不封太子妃,所以才如此草率的宣旨冊封。

死牢的人如果大張旗鼓,搞得冊封之事人儘皆知,到時候就算不死,所有人也都脫層皮!

黃二也不客氣,直接答應了下來。

牢頭滿意的點了點頭,對其他人道:“你們在外麵守著,我跟黃二進去伺候!都給我機靈點,誰要是敢在這時候偷懶,彆怪老子不客氣!”

獄卒們全都不傻,頓時紛紛應是。

有道是:不打勤的,不打懶的,專打不長眼的!

皇後明顯是憋著火呢,如果這時候不長眼撞上了,項上人頭可就保不住了!

黃二兩人從外麵進來的時候,就聽見兩個小內侍在死牢裡宣旨。

等他們走到蘇淺淺牢房門口的時候,聖旨剛好唸完。

其中一個內侍道:“太子妃,接旨吧。”

蘇淺淺一臉茫然。

她想到了什麼,臉上忽的露出了不屑之色!

“我就知道趙懿之前搞的那些事,是想故意引起我的注意!如今他冊封了太子,還不是上趕著想讓我當太子妃!”

她譏諷的嘲笑道:“那麼大的人了,竟然還是小孩子行徑,簡直可笑至極!”

兩個內侍聽到這話,頓時麵麵相覷。

咳咳!

另一個內侍輕咳一聲:“太子妃,你還是接旨吧,我等還等著回去覆命呢!”

“我不要!”蘇淺淺直接拒絕。

臥槽!

黃二和牢頭身體同時一顫,臉上瞬間冇了血色。

他們剛纔聽到了什麼?

六皇子妃竟然拒絕太子妃的冊封詔書?

她是瘋了嗎?

兩人對視一眼,均從對方眼裡看到了無窮的悔意。

這話是他們能聽的嗎?

皇後該不會殺了他們滅口吧?

早知如此,打死他們剛纔都不進來了!

蘇淺淺並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。

她看著兩個內侍,斬釘截鐵的道:“你們回去告訴趙懿,讓他去給我父親賠禮道歉,然後把拿了法淨大師的東西還給人家!否則,休想我原諒他!”

兩個小內侍顯然也冇想到會有這種情況,一時間麵麵相覷,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!

黃二見狀,猛的一咬牙,上前一步,低聲提醒說:“兩位使者,太子妃的父親、禦史台的蘇長遠大人也在死牢中……”

聽到這話,兩個內侍眼睛一亮。

“帶路!”

太子妃腦子好像有問題,跟她說不清道理。

蘇長遠既然能當禦史,腦子應該是正常。

他會做出正確選擇的!

很快,兩個內侍拿著聖旨來到了蘇長遠的牢房前。

蘇長遠的牢房在死牢裡麵,房間雖然還算乾淨,但是條件跟蘇淺淺的“豪華單間”可就差遠了!

蘇長遠坐在地上,用乾草當算籌,正在計算什麼。

蘇氏在旁邊瞪著,小心點問:“老爺,你算出來的結果怎麼樣?淺淺會不會有危險啊?”

蘇長遠眉頭緊皺,像是遇到了天大的難題。

“奇怪了!”

“蘇氏一族的命運並未變化!”

“老夫測算了多次,每次都是誅九族之兆!”

蘇氏愣了一下:“老爺,你是不是算錯了?那個獄卒不是把淺淺寫的東西燒了嗎,怎麼會還是誅九族呢?”

蘇長遠也是一臉茫然。

他看著地上的算籌,無奈的搖了搖頭,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情況!

“可能是我算錯了吧!”

蘇長遠不確定的道:“按理說確實不應該誅九族了!”

這時,有腳步聲忽的從前麵傳來。

蘇長遠抬頭看去,就見兩個內侍並肩走了過來。

他愣了一下,連忙站了起來迎接。

可能是坐的時間長了,蘇長遠起身急了,腳步踉蹌了一下,剛好將地上的算籌全都打亂了。

蘇長遠朝兩人抱拳:“兩位使者,可是有事找罪臣?”

一個侍者晃了晃手中的聖旨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蘇大人,有喜事!”

蘇長遠愣了一下。

除了儘快將他全家斬首,他想不到還能有什麼喜事!

內侍將聖旨打開又唸了一遍。

最後道:“蘇大人,你還是去勸勸太子妃吧!皇後冊立太子妃,這可是天大的喜事!太子妃竟然拒絕,那可是滅九族的死罪啊!”

拒絕冊立太子妃?

蘇長遠臉色一白,身體猛的晃了一下。

他終於明白哪裡有問題了!

蘇氏連忙扶住蘇長遠,擔心的道:“老爺,你怎麼了?”

蘇長遠擺了擺手。

他深吸一口氣,朝著皇宮的方向大禮拜倒。

“罪臣蘇長遠,多謝皇後孃娘隆恩!”

蘇氏見狀,也連忙跪在丈夫身邊。

“多謝皇後孃娘!”

蘇長遠拜完,朝著那兩內侍作揖道:“使者放心,罪臣必定勸那孽障接旨,絕對不會辜負皇後孃孃的恩情!”

兩個內侍對視一眼,直接將冊封聖旨遞給了蘇長遠。

“既然如此,我等著就回去覆命了,蘇大人好自為之!”

說完,兩人快步離開了死牢。

牢頭殷勤的跟在兩人後麵,小心的伺候著,唯恐兩人回去給他穿小鞋!

黃二站在牢房門口,看著捧著聖旨的蘇長遠,嘴角狠狠抽了一下。

造孽了!

蘇長遠挺好的人。

怎麼會生個專門把爹往死裡坑的女兒?

黃二搖了搖頭,對蘇長遠道:“蘇大人,夜長夢多,你還是儘早做打算吧!要不然就太子妃那性子,你們蘇家滿門估計活不了多久了!”

蘇長遠捧著聖旨,渾身都在顫抖。

他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算籌。

卦相:大凶。

主:滿門抄斬之兆!

ps:求收藏,求追讀!

熱門小說《睚眥必報》試讀結束,閱讀全文向上看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